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本港开奖直播 >
仅靠“造话题”难长久长沙“网红店”们热度渐退
【发布时间:2019-09-11】 【作者:admin】

  华声在线日讯(三湘都市报·华声在线记者 朱蓉 实习生 彭格欣)今天,位于悦荟购物广场一侧的“泰芒了”甜品店不见排长队等待的顾客,店铺卷闸门已拉下,并未正常营业。

  很难想象,这里曾是长沙黄兴南路步行街上标准的网红店,售卖的芒果甜品饮料,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年轻人几乎人手一杯。

  (太傅小吃店内的泰芒了饮品店在记者停留的十分钟时间内未见有消费者 。实习生 彭格欣 记者 朱蓉 摄)

  要消费,先排队,动辄数小时;同城朋友圈高频曝光,不少消费者以拍照分享为乐……曾让消费者“排队至死”的网红店,有哪些与“泰芒了”一样,正在被市场遗忘,又有哪些仍然人气不减呢?网红店持续热度有何经营之道?

  “以前走在黄兴南路步行街上,总能看到有人手捧着一大杯芒果,最大的店铺就开在步行街北段与坡子街相连的门面上,不仅广播吆喝声大,排队的人也很多。”9月3日,说起“泰芒了”,长沙市民王小姐表示,现在那种景象,已经一去难返了。

  如今,王小姐口中“泰芒了”的大店已经难觅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家销售糕点的新开店铺。而与它相隔不远的另一家该品牌大店,也已改换生意,卖起了米酒和果酒。

  高德地图的搜索结果显示,“泰芒了”在长沙有15家门店,其中1家已歇业。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发现,仍在营业的店铺中,热闹的景象也不复存在。如“泰芒了”庙街店,仅有一个较小的门面招牌,同时还兼营着手工铜锅粉,店内未见消费者。而该品牌开在太傅殿小吃城内的门店,在记者在店前停留的10分钟内也未有消费者上门。

  9月3日,在国金街,三湘都市报记者看到,开业时凭借粉白为主装修色调,以“少女心”模样吸引很多年轻女性顾客前去“打卡”的港式蒸点“一笼简单点”已经关张,原店址引入了新的商家,正在进行装修。另据美团的检索结果显示,该品牌的门店仅剩下位于河西步步高百货的一家。

  曾经红火一时的舒芙蕾,也正面临着行业性的市场考验。三湘都市报记者注意到,在距离原“一笼简单点”不远的“鲜的芙蕾”平和堂店外,3个月前曾出现的“日常排队”现象也已不再。此外,这家门店的经营面积已较此前缩小了一半,除过去主打的舒芙蕾产品外,还另外新增了果茶、奶茶等产品以增加营收。同时,芝芝舒芙蕾悦荟店外张贴的招租广告也在无声地说明,该店也已关门歇业。

  此外,店铺尚未开到长沙,名气就已在互联网上传开的奶茶界“网红鼻祖”品牌鹿角巷也正在经历星城消费市场的大考验。该品牌于2018年9月在i city美好生活中心开出的长沙第3家门店就已悄然关张。该店原店铺已张贴大幅海报围挡,处于未营业状态。而诸如悦方店等占据了五一商圈黄金地段的门店,也并未出现过去常见的“排长队”现象。

  刚刚开业的“网红店”们,总能创下惊人的排队记录。如,国金街内的鲍师傅,去年平均排队时长为2小时,有消费者表示曾排过4个小时;再比如,解放西路上的电台巷火锅,甚至出现消费者为了减少排队时间,找同城跑腿代为取号的现象。

  而据记者近2个月时间的观察,上述两个品牌的生意虽然还算不错,但与此前刚开业时的排队盛况相比,也是相去甚远。

  对网红店而言,红极一时的盛况,似乎总难以维系。那么,消费者对于网红店的态度又是如何?同日,在记者五一商圈内对消费者的随机采访中,不少消费者表示,并不会因为是网红店而频繁“打卡”。其中,去过网红店的消费者不在少数,但重复去同一家网红店的消费者却很少。

  消费者李小姐就说,网红店就是“蹭个热度,赚个流量的钱”。她认为,这种店一般都存活不了多久,“以前尝试过舒芙蕾的网红店,觉得只是装修好看,服务和商品的性价比都不高,不会再去消费。”

  消费者王先生认为,大多网红店都是靠人气和颜值进行宣传,“你要是说回头客估计很少”。他认为,如果网红店想要保持热度,还是需要不停地更新,“就像一种快时尚一样不停地更新去迎合大众的口味”。

  而郭小姐则表示,网红店如果好吃的话,会再去排队的。不过,她也强调,如果太多人要排队很久的话,就不做打算了。

  曾经开设在长沙海信广场的餐厅“很高兴遇见你”,因为有作家韩寒加持,曾经是最早一代由外地来长的网红品牌。不过,三湘都市报记者也注意到,开业吸引了不少粉丝前去消费的这家餐厅,却频频被给出低分。而如今,已关门歇业很长一段时间。

  网红店为何总是在爆红与快速降温之间游走,长沙业内不少餐饮从业者也有自己的看法。

  一位长期从事餐饮管理,并开设了自己品牌的餐饮业资深人士就表示,大多网红品牌吸引到消费者的主因是“看稀奇”,一种别人买不到但我能买到,别人去过我也要去的消费心理,而事实上,多数所谓的网红店都缺乏核心竞争力,在出品、服务等一个或多个方面有所欠缺,“网红店粉丝多,也就意味着给品牌磨合的时间就更短,消费者的要求就更高,对于这些创立不久,甚至是跨界经营,又火速升温的年轻品牌而言,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而另一位从事商业运营管理的长沙商业人士也表示,目前,长沙不少网红店的模式如出一辙,希望能够凭借当地的KOL软广、抖音短视频等方式实现短时间内人气的快速聚集,但这种模式容易让人疲劳,也容易让店铺的管理者偏离经营的本质,“仅靠‘造话题’‘看稀奇’的生意是很难长久的,这就好像比如迪士尼一类的超级IP,都需要不断推出新电影、更新互动游乐活动来维持热度。”

  曾几何时,资本市场对网红店的追捧,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黄太吉、雕爷牛腩、“长”字开头的成语有哪些?。赵小姐不等位等等外地的知名网红品牌,早已不知不觉的安静了好一段时间。而在长沙这座新晋的网红城市,“吃货的城市”这一标签也由来已久。不难推测,这座城的“网红”,被消费者“抛弃”的速度,或许更快。

  红起来或许很快,但是红得久却又很难。随着互联网社交平台产品的丰富,网红的数量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而这些店铺,存活率达到2年,超过3年的就已凤毛麟角。

  网红店开了、网红店没了。对消费者而言,只是换了一个追捧对象,但对商家而言,却可能意味着一次失败的创业,甚至出局。人们常说,风起时,猪也能飞。在某一网红效应下,或许能赚个快钱的商家不是少数。而热度褪去时,能踏踏实实做生意的商户,用心锻炼核心竞争力的商户,才是被大浪淘过真正能够留下来的人。

四海图库118| 万众图库手机黑白图库| 本广台开奖结果报码室| 六和彩管家婆图库| 九龙高手心水论坛| 香港正版58彩58彩58彩红财神| 金马会金马堂救世网资料| 跑狗玄机图高手解论坛| 天将图库手专用看图区| 一句玄机料中特马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