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靖县信息网
旅游新闻

我与秋石的故事??秋天的石头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9-17 08:36   来源:未知   阅读:

写下这个题目,我自个儿都有点好笑。看官仁人一定也觉得似曾相识吧?对,《疯狂的石头》,本人确是沿袭了此番套路。“秋石”“秋石”,可不就是“秋天的石头”么?如同“秋波”正解成为“秋天的菠菜”一样,“秋”氏族群真的不失喜感。

三老太太那时还不叫三老太太,这个称谓归属我这一班辈,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我们。早先,在我辈分之上的族群长辈,还有和他们同时代的左邻右舍以及亲戚朋友一众人等,均习惯称她“史大小姐”。她姓史,孔城史家最小的女儿。当时,史府在桐城也是数得着的大户,她出嫁吴家时,嫁妆挑夫足足排了半里路长。史大小姐婆家在孔城河东的一个村庄,直到如今还叫做“吴家张庄”的地方。据说,土改往前的很长一段岁月里,庄子格局呈众星拱月状,正中由西往东17幢门楼两两相连,?幢由南边正门进入,均有三到五进不等的院落,蔚为壮观。环绕在东西和北面的外侧,则是一些低矮的房屋或者窝棚披屋了,住着的,大都是张姓人家,也还有两户许姓的,他们常年帮吴家干活。史大小姐许配的,就是吴氏某个门楼户主家的三公子。“吴”“史”门当户对,两家主事的点了头,亲事就成了。这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事,现代人可能根本理解不了,可这就是那时的社会习俗。一直在南京公干的吴三公子,直到成亲时日才赶回来。洞房花烛夜,盖头掀起时,史大小姐才第一次瞧见官人。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啦,真应了桐邑名士方苞的那句调侃:“雨打尘灰路,靴钉戳烂泥;虫吃萝卜菜,翻剥石榴皮。”满眼的都是麻子蛋。史大小姐双眼一吊,直往后倒。亏得陪嫁奶妈灵巧,听声音不对,破门而入,当即支使吴三公子托起新娘头部,斜着躺靠到床边,自己则急火火从厨房端来大半碗温水,又从陪嫁过来的暗红色瓷坛里摸出一个物件,沿碗里子旋擦了两圈,将温水慢慢地灌进小姐嘴里。奶妈收拾物件的红绸布还没裹严实,小姐就已经醒转过来,她一把推开吴三公子,哇哇哇的大哭起来。奶妈看着吴三公子的麻脸,听着小姐的哭号,无奈地摇摇头,叹息着。

想到“秋石”,三老太太便一下子跃入眼帘,脑海里充斥着的,也都是关于她老人家的风花雪月了。